逆天邪神 > 第1425章 施恩
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
逆天邪神 - 第十四卷 绯红之劫 - 第1425章 施恩

书名:逆天邪神  目录:第十四卷 绯红之劫  作者:火星引力

亲爱的逆天邪神读者,由于百/度/转/码问题,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gtkpg.club 中间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节,?#20146;?#20102;吗?

洛孤邪遁离,这一场始料未及的“厄难”,以一种更加始料未及的方?#25509;?#32467;果落幕。

到了神主这个境界,?#29616;?#21487;以重塑,就连恢复期也不会太长,但这份屈辱,却将一生铭刻在魂。尤其洛孤邪这等层面,世上能折她颜面者又有几人?这对她而言,已不仅仅是屈辱那么简单,而极有可能成为无法摆脱,缠绕一生的梦魇。

除非她有朝一日能亲手杀了沐玄音……就如她那么急切的想要亲手杀了云澈。

而她会强行忽略……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。

冰凰界中一片安静,没有一个人欢呼,直到折星殿彻?#33258;度ィ?#24694;战的余波也全部消散,依旧没有一个人出声,震惊、懵然、呆滞……各种夸张的表情定格在每一个冰凰弟子,乃至殿主、宫主、长老的?#25104;希?#20272;?#25340;聳本?#31639;有人给他们一个重重的耳光,都不?#27426;?#33021;让他们回过神来。

他们的宗主,他们吟雪界的界王,挫败了洛孤邪……那个无人?#24674;?#26080;人不敬畏的东域王界之下第一人!

而且,还是大败!

实则,他们这般反应再正常不过。因为就连琉光界王水千珩……在沐玄音将洛孤邪的?#30452;?#32477;情断下的那一刻,他两只眼珠子差点跳出眼眶。

火破云目光怔然许久,才无比艰难的移回,向云澈道:“你……你师尊她……她……”

“咳,很厉害吧。”云澈按了按鼻尖,强装淡定的道。

火破云小鸡啄米般的点头。

?#25353;?#36133;了洛孤邪,她才是真正的‘第一人’呢。”水媚音轻声道:“云澈哥哥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,沐前辈是东域王界之下第一人……不愧是云澈哥哥的师尊。”

“……”听着女儿的低语,水千珩大张了半天的嘴巴才终于一点点合上。

他是为了女儿“屈尊”来此,没想到,竟然目睹,或者说见证了如此惊世骇俗,必将震动整个神界的一幕。

蓝光一闪,沐玄音身影出现,目光在云澈身上一扫,确认他安然无恙,又将目光折回,向宙天神帝道:?#24052;?#36744;方才未及收手,多有冒犯,还请宙天神帝恕罪。”

“……”水千珩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,他看?#20204;?#28165;楚楚……所有人都看?#20204;?#28165;楚楚,宙天神帝出手阻拦时,她那哪是“未及收手”,分明是狠狠一掌轰在宙天神帝的脑门上……

大怒之下,不但对洛孤邪直下死手,连宙天神帝?#20960;?#25171;……看着她的背影,水千珩不由自主的一个哆嗦。

这个女人,绝对绝对不能招惹……水千珩在心中重重念道……他现在清楚的觉得,沐玄音简直要比洛孤邪还可怕,各种意义上……

目光从沐玄音身上转到水媚音身?#24076;?#24515;里?#24674;?#20026;何紧了一下……洛孤邪忽然攻击云澈,云澈连根头发都没伤到,竟让沐玄音如此震怒,以自己女儿对云澈这小?#23588;?#21315;年都不肯断的?#20035;肌?/p>

这奇怪的不安感是咋回事?

“呵呵,无妨,无妨。”宙天神帝毕竟是宙天神帝,丝毫不怒,面绽微笑:“吟雪界王护徒?#37027;校?#20309;怪之有。”

“不错。”水千珩插话道:“吟雪界王玄力惊世,却对后辈如此爱护关切,让人万分赞佩。”

初至吟雪,水千珩面对沐玄音时脸上带笑,身绽威仪,呈现着温和的俯视之?#24661;?#32780;现在,他说话时则明显“谦恭”了不少。

沐玄音微微颔首:“诸?#36824;?#23458;为我吟雪弟子亲身来此,玄音万分感激。澈儿,还不赶紧谢过。”

“是。”云澈上前,躬身道:“宙天神帝,水前辈,两位现身来此,晚辈感激难言,更惶?#28382;?#20998;。”

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水千珩笑呵呵的道。

“唉,”宙天神帝看着云澈,一声重叹:“当年的玄神大会,为的,就是能寻到你这般的‘奇迹’之人。你的出现,让老朽欣喜若狂,却未能

护你,让你遭受命陨之劫,?#25307;?#25104;为一生之憾。如今见你无恙,老朽心中甚喜甚安。”

云澈感激道:?#24052;?#36744;何德何能……这份恩情,晚辈实在无以为报。”

宙天神帝笑着摇头,又叹息:“难怪你能在玄神大会力压四神子,登顶封神之战,原来,你竟有如此一位师尊。也难怪,吟雪界王未亲自现身玄神大会。”

“百息之内重创洛孤邪,此等修为,怕是……”宙天神帝没有说下去,因为后面的话,太过惊世骇俗,而是转而道:“老朽竟一直?#24674;?#25105;东神域之北,竟存在着如此一位旷世之女。”

沐玄音道:“吟雪界毕竟只是一方小界,晚辈非是有意隐瞒,而是不敢太过引人注目。”

宙天神帝颔?#20303;?#20182;当然理解,但更多的是怎么都无法压下的震惊。

?#37027;?#26376;道:“沐前辈,洛孤邪本已被劝离,你为何忽然改变主意?”

她说的“改变主意”,是她为何要主动暴露一直隐藏的实力……暴露“底牌”,向来是?#24674;?#20043;举。

沐玄音道:“绯红劫难随时可能爆发,事关东神域生?#26469;?#20129;,本王自不该余力。”

宙天神帝点头赞许:“你如此之想,为我东域之?#25671;!?/p>

“另外,本王不想他人以为我吟雪是好欺之地!洛孤邪性情邪肆,若不如此,你们离开之后,她定会寻?#23545;?#33267;!”

“原来如此。?#27605;那?#26376;微微颔首,但,这个理由,并不能让她信服。

但马?#24076;?#22905;忽然想到了什么,目光?#38504;砸欢?#22810;了些许复杂,然后问及了第二个问题:“沐前辈,云澈此次回来,应该并不愿为他人知。如今,却是忽然在东神域传开,而消息的来源,正是圣宇界。宙天神帝和琉光界王如此之快的到来,想必是第一时间听到传闻。传闻的来源,应该也是圣宇界吧?”

“不错。”宙天神帝点头:“圣宇界的折星殿忽然出动,且速度极快,直向北方,此事让人想不注意都难。探寻之下方知,折星殿中非是洛长生,而是洛孤邪。”

“洛孤邪离开之前,曾放出‘必亲手杀了云澈’的怒言,此怒言传出很广,因而一探便知。而初闻此传言,老朽无法置信,因邪婴之难,以云澈之力实不可能逃出生天,但后又得月神界传音,方知极有可能为真,老朽思虑之下,便亲自来一探究竟。”

“……?”第三次,云澈听到了“邪婴”二字。

“水某亦是如此。”水千珩道。

“果然。?#27605;那?#26376;道:“既如此,沐前辈方才为何没有继续逼问洛孤邪从?#26410;?#30693;晓云澈依然活着,且就在吟雪界?”

沐玄音看了云澈一眼,道:“这件事,云澈心中应该已有答案,还是留他自行处置。”

云澈:“……”

“哦?”几人都是面露疑惑。

“云澈,”宙天神帝问道:“当年的邪婴之难,大量星神、月神、梵王,以及我宙天的守护者陨落,星神界在劫难之下寸草无声,你究竟是如何逃出?”

“……!!?”宙天神界的话让云澈心中大震,急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星神界……寸草无生?大量星神月神陨落?乍听这些字眼,任谁都会骇然失色。云澈马上意识到自己言语失态,快速转为平静,皱眉问道:?#24052;?#36744;这几年并未在神界,当年也并不是葬身……”

“云澈当年在邪婴之难爆发前便以空幻石遁离星神界,”沐玄音忽然道:“这几年亦在下界,刚刚回归,所以并?#24674;?#37034;婴之事,本王亦没来得及告诉他,本王会在稍后再向他说及此事。”

云澈:“……”

“哦……原来如此。”宙天神帝颔首,也不追问:“无论如何,云澈能活着,是我东域之?#25671;?#19996;域有你吟雪界王的存在,亦是大?#25671;?#22914;今,我东神域正被绯红阴影所笼罩,?#28552;?#30340;灾难,或许要比

任何人想?#27809;?#35201;可怕,能得吟雪界王这一助力,我东神域便又多了一分希望。”

沐玄音道:“宙天神界言重了,晚辈愧不敢当。”

“以你之力,足以当的起这世间任何言语。”宙天神帝笑呵呵的道:“老朽已是不虚此行,便不再?#24230;擰!?/p>

他此番亲临,亦是想着将云澈带回宙天神界,但现在看来,已无必要。

沐玄音挽留道:“宙天神帝亲临吟雪,既是大恩,亦是大?#25671;?#33267;少让晚辈稍尽地主之谊。”

“呵呵,不必了。”宙天神帝微笑道:“宙天大会在即,老朽与吟雪、琉光两位界王很快便会再见。媚音,破云,此番,也要借助你们二人之力。”

火破云向前,郑重道:“破云受宙天界再造大恩,但有?#24895;潰?#19975;死不辞。”

“媚音会和爹爹一起去的。”水媚音也很认真的道,同时?#20302;?#30475;了云澈一眼,欲言?#31181;埂?/p>

“好。”宙天神帝欣然点头,如今局面下,东神域忽?#27426;?#20102;沐玄音这样一个人物,无疑是再好不过的消息。

至于身在中位星界的她为什么能打破唯有王界才能打破的“界限”,成就十级神主,现在根本不是探究的时候。

“既如此,老朽便……”

话到一半,他的声音与神情忽然同时僵住,?#25104;?#24555;速涌上一层浓郁的黑气。

宙天神帝的忽然变化让所有人一惊,水千珩沉眉道:“宙天神帝,你……”

噗!!

宙天神帝身体剧颤,一口猩血狂喷而出……血液呈骇人的深黑色。

“……!?”云澈着实的大吃一惊。宙天神帝之状,分明是内创爆发。但,宙天神帝是何等人物,谁能伤他?谁敢伤他?

而且,他吐出的黑血……分明溢动着极其浓重,层面亦是高得出奇的黑暗气息!

他亦忽然注意到,除他之外,其他人虽然也都面露惊色,但都并非该有的震惊。水媚音道:“宙天爷爷,你没事吧?”

宙天神帝一只手按在胸口,笑呵呵的道:“无妨,没想到它会忽然爆发,让你们见笑了。”

他虽然微笑,但?#25104;?#26126;显很难看,身上的肌肉亦在轻微的痉挛,显然正痛苦不堪。

云澈:“……?”

“邪婴之难已过去三年,连前辈都……束手无措?”火破云难以置信道。

“邪婴虽只恢复?#24515;?#20043;力,但其可怕,绝非常理可以度之。能将之快速化解者,唯有西域龙后独有的光明玄力。以老朽之力,欲要将其完全化解,怕是还要数年的时间,唉。”想到如今的东域处境,他一声叹息。

水千珩皱了皱?#36857;?#36947;:“水某听闻宙天曾遣人向西域龙后求助,莫非,西域龙后不肯出手相助?”

云澈:“……”

“非是如此。”宙天神帝?#26087;?#36947;:“而是西域龙后适逢闭关,为防有人打扰,龙皇还亲自于轮回禁地设下结界,万灵不可近。这亦是命数。”

“……原来如此。”水千珩微微吐气。以西域龙后的层面,一旦进入闭关状态,要?#24674;?#20309;年何月才会结束。不说十年?#22235;輳?#30334;年千年亦属正常。

云澈:“……”(神曦……在闭关?)

“呵呵,不必?#20999;模?#32769;朽稍做调息,便可好转……告辞。”

宙天神帝摆了摆手,面露宽慰之笑。

毫无疑问,宙天神帝在东神域,乃至四方神域,是最不像神帝之人,没?#37034;?#27668;,没有威凌,明明站于混沌之巅,却从没有俯视之姿,唯有面对任何生灵都亘古不化的温和。

“等等!”云澈忽然出口,刹那犹疑后,还是继续道:“前辈,你身上所侵蚀的魔气,晚?#19981;?#35768;可以尝试化解。”

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书,已经更新到第1425章 施恩,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节无弹窗及逆天邪神全?#33041;?#35835;,请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.书友QQ群:597298047

上一篇  第1424章 暴怒

标题:第1425章 施恩   地址:http://www.gtkpg.club/2908.html
征服者入侵怎么玩
可以赢现金的麻将游戏 体彩老11选5最新开奖信息 液相色谱仪赚钱吗 pk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安装 陕西十一选五 澳洲幸运10首页 棋牌游戏哪个网站好 米兰 北京pk10如何杀一码 大连电视台步步为赢打滚子 苹果 安卓试玩赚钱 腾讯分分彩规则 北京pk10走势下载 全球彩票下载 在澳门赌博真的有人稳定赚钱吗 辽宁快乐12走势图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