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第1022章 暗夜獠牙
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
逆天邪神 - 第十卷 吟雪炎神 - 第1022章 暗夜獠牙

书名:逆天邪神  目录:第十卷 吟雪炎神  作者:火星引力

亲爱的逆天邪神读者,由于百/度/转/码问题,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gtkpg.club 中间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节,?#20146;?#20102;吗?

司徒雄鹰的异状让司徒夫人与沐小蓝都是吓了一跳,沐小蓝慌忙小声道:?#26263;?#20320;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?#21834;?#21496;徒雄鹰嘴唇数次开?#24076;?#37117;愣是说不出一个字来,直到他的喉咙狠狠的“咕嘟”了一下,才总算是稍稍缓过气,但脸色依旧煞白:“没……没什么,他……他……他真的是……”

平生第一次看到父亲如此夸张的反应,沐小蓝“噗”的一声轻笑起来:“嘻嘻,原来爹?#19981;?#36825;么害怕他的身份。其实没关系的,云澈虽然是宗主亲传弟子,但他就像寒逸师兄说的那样,从来不会仗着自己的身份欺压人的。就像……他在成为宗主亲传弟子后,还是和以前一样叫我师姐,一点都没有高高在上的样子。以前觉得他有好多地方特别讨厌,现在呢,感觉他有好多地方还是很好的。”

“对了爹,在玄舟上的时候,他拉着他?#37027;?#35828;了什么话呢?应该……不会有什么失礼的话吧?”沐小蓝问道。

沐小蓝不提还好,一想到先前对云澈的冷眉警告和蔑视,司徒雄鹰全身一晃,一屁股跌了下去,直?#28814;?#26885;碾的稀烂。

没有人怀?#31245;?#28552;的身份,因为在吟雪界,除了活的不耐烦的,还没有人敢冒充界王亲传弟子,何况道出他身份的还是沐寒逸。

“界王亲传弟子”所带来的震惊和巨大威慑之下,大殿之中已是落针可闻,人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风恢拓、风寒歌站在两侧,身体前躬,怕是云澈入席之前,他们都不敢动一步。

云澈并未就此上前,而是拿出一个雪白无暇的玉盒,当着众人之面直接打开,现出了一株浮动着朦?#26102;?#34013;光华的九叶草,一瞬间,一股纯净之极的寒气覆满了整个大殿,让所有?#21496;?#31070;一明,目光被牢牢吸引,无法离开。

“冰风国主,此草名为‘九叶寒璃’,为生长于冥寒天池的奇草之一,可淬体清心。区区薄礼,恭贺国主千年寿辰,还请笑纳。”

虽然目的是麒麟角,但既是?#31383;?#23551;,当然不好空手而至。这株九叶寒璃,是他在途中临时想好的贺礼,的确是生长在冥寒天池区域的奇草之一,想着用来送给国主,大概也可以了。

这?#38382;?#38388;他被沐玄音关在冥寒天池区域,里面的奇花异草当然是想采多少采多少,但他还是?#23545;?#20302;估了“冥寒天池”四个字在吟雪界的?#33267;浚?#21548;闻这竟是生长在冥寒天池之物,大殿之中所有人……包括沐寒逸个沐小蓝在内,都是嘴巴大张,双目圆瞪。

风恢拓双手缓慢伸出,却久久不敢向前,口中颤声念道:“如此圣物,小王……何德何能……”

“既然是云澈师兄的美意,父皇就收下吧。”沐寒逸微笑道。

风恢拓?#29536;?#20280;手将九叶寒璃接过,动作小心翼翼到极点,他将之抱在胸前,颤声道:“不曾想,小王竟能在有生之年得到来?#22312;?#23506;天池的圣物,大界王与贤侄之盛情,小王实在是……实在是不知何以为报。”

来?#22312;?#23506;天池的东西,哪怕只是一粒沙石,在世人眼里都堪称圣物。

“云贤侄,”风恢拓激动中带着郑重:“此番你莅临冰风,?#27426;?#35201;多留些时日,让小王有机会稍表谢意……哦,今后云贤侄但有什么要求或吩咐,尽可知会小王一生,小王定倾尽全力,万死不辞。”

这是来自一国帝王的奉?#37034;徒幔?#20113;澈的表现却是出乎所有人预?#24076;?#19981;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平淡,只是随意的一摆手:“冰风国主,你真的言重了。晚辈这次是奉师尊之名前来祝寿,只是一个普通宾客而已。”

大殿之中,一个马屁遥遥拍来:“云贤侄不但身份尊崇,天赋旷古绝今,竟还如此谦逊有礼,真是让?#21496;?#21497;拜服啊!”

第一个马屁声起,大殿中人顿时如梦?#21483;眩?#22857;?#20804;远?#26102;如涛声迭荡,此起彼伏。

“?#35828;?#20154;杰,平生仅见!”

“云贤侄可是大界王钦选弟子,又岂会不是人?#29616;?#20154;。”

“大界王择得如此传人,不但是大界王之?#36965;?#20063;是我们吟雪界之幸啊。”

…………

紫圣太子的脸色僵硬许久之后,才总算是缓和了几分,他几步向前,躬着身道:“小王此番到来冰风,能亲见云兄弟之风姿,已是不枉此?#23567;?#21734;不!已是不枉此生……也贺喜冰风国主,竟得大界王和云兄弟如此厚爱。”

此时再面对风恢拓,紫圣太子的姿态和先前已是截然不同,哪还?#37034;?#28857;的盛气和傲然,每一个字,都带着深深的惶恐不安。

“哈哈哈哈,”风恢拓大笑起来,在最初的惊恐之后,快速升腾的自然是强烈到极点的振奋。界王亲传弟子亲临寿辰……还是界王亲令,这在吟雪诸国是绝对未曾有过的事,更不要说还奉上了来?#22312;?#23506;天池的重礼。

这一刻的荣光,?#20154;?#21021;登帝位时还要强盛百倍。

“云贤侄,快请上座!各?#36824;?#23458;,今日,是朕有生以来最为惊喜之日,纵然命终于此,也已是今生无憾。众位,随朕一起在大界王与云贤侄亲赐的荣光之下尽情畅饮,不醉不归!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风恢拓振奋之余,也没忘了“大事?#20445;?#20960;乎是咆哮着凝玄传音:快!快去把冰仪宫重新布置,把冰华盏、寒灵毯……还有那些秘藏的万年灵酒、异果全部备于冰仪宫!让风雪宫速在城中择选十个……不!是二十个姿容最上乘的处子……速去!!三个时辰未能备好,朕亲手砍了你们——等等!让寒锦好?#20040;?#25198;,提早侯在冰仪宫!

风恢拓明显失了帝王威仪的大吼,引得满堂应和,这场冰风帝王的寿宴,就此以一个所有人始料未?#26263;?#27675;围开场……

直至天空暗下,方才结束。

而这场帝王寿宴的主角也毫不疑问的从风恢拓变成了云澈,在看到云澈的确毫无架势之后,这些在吟雪界?#21152;?#30528;极高地位的人物个个争先恐后的往上凑,马屁声、?#24466;?#22768;、惊叹声不绝于耳。

云澈身份公开前后所受待遇的天大变化,暴露的是赤裸裸的人性,这与在天玄大陆还是神界无关……和身在哪个位面都毫无关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夜?#24576;?#19979;。

沐寒逸孤身站在一株冰树之下,面色平静,手中默默的把玩着一枚冰花,双目定定的看着前方,眸光毫无动荡,似乎是在极力的思索着什么。

“十三弟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一个身着华贵的身影快步来到了他身侧,正是冰风太子风寒歌,他有些责怪的道:“父皇不是让你陪着云澈么?刚才看你不在,?#19968;?#20197;为你和父皇一起送客去了,怎么会在这里一个人发呆?要是怠慢了云澈,可就糟了。”

叮!

冰花在沐寒逸的手中折?#24076;?#38543;着他五指的?#31456;#?#21270;作散落的冰粉,他微笑道:“皇?#22336;?#24515;,他并不需要我作陪。而我,有一件事正极为不解,刚?#27809;?#20804;来了,或许可以为我解惑。”

“什么事?”风寒歌皱了皱眉头。

沐寒逸转过身来,在越来越深的夜幕之下,他的双目却透着让人心悸的幽暗:“你说,为什么宗主会让云澈来参加父皇的寿宴呢?”

风寒歌稍愕,随之道:“这……这恩赐的确是有些大了,父皇也完全始料未?#21834;?#19981;过以我之猜测,十三弟前些年一直被盛传为最有可能成为大界王亲传弟子的人,而如此声势之下,大界王却是择选了他人,或许是觉得这必定对冰风声威造成影响,对你,对我们冰风帝国有所亏欠之下,所以命云澈前来,也算是振我冰风国威,作为补偿。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沐寒逸大笑了起来:“皇兄,你说的这些话,你自?#21512;?#20449;吗?”

风寒歌:?#21834;?/p>

“若是其他宗门,或其他帝国,这种情形之下,的确会用类似的方法来抚慰人心。但,宗主是何等人物,在她眼中,我们庞大的冰风帝国,不过是蝼?#29616;?#22320;,就算是随手将我们的国土全部覆灭,也断然不会?#37034;?#19997;亏欠?#23567;!?/p>

“更无人有资格让她补偿什么!”

?#30333;?#20027;在位万年之中,多少次旧国陨落、王朝变更、新帝登基,她都从未理会过,也?#24908;?#34987;她理会。而这次不过是父?#26159;?#24180;寿宴,她却亲令刚收的亲传弟子前来,怎么想都极不正常,至少,绝不可能仅仅是为了祝寿。”

?#21834;?#27792;寒逸的言语让风寒歌呆?#35835;?#19968;会儿,随之摇头道:“你说的虽有?#35272;恚?#20294;也不过是你的妄自猜测而已。大界王何等人物,她的心思岂是我们所能揣测。再者,你方才也说了我们冰风帝国在大界王眼中不过是区区蝼?#29616;?#22320;,既是蝼?#29616;?#22320;,难道还能有什么有资格让大界王刻意图谋之物?不要胡思乱想了,安心招待好贵客。无论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,云澈的到来,对我们冰风帝国只有无尽的?#20040;Γ?#19975;万不可?#37034;?#28857;怠慢。”

“图谋之物?”风寒歌话中的几个字让沐寒逸眉头一?#31890;?#38543;之眼缝的缓慢眯起,眼瞳变得无比之深邃。

“你说什么?”风寒歌并未听清他的低念。

“没什么。”沐寒逸仰起头来:“能成为宗主的亲传弟子真是好啊,无论是王公贵族,还是一方霸主,?#23478;?#20054;乖俯?#31069;?#23601;连父皇,都恨不能卑躬屈膝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风寒歌道:“身为大界王的亲传弟子,谁人敢惹?谁人敢不敬?十三弟,你为什么忽然有此感慨。”

“我只是有些不甘心。”沐寒逸轻叹一口气:“皇兄可能有所不知,先前在争夺宗主亲传弟子的比试中,我本已胜券在握,但,就在最后……就那么短短数息……否则,这些光环……都将是在我的身?#24076; ?/p>

对云澈直言自己已经“坦然接受”的沐寒逸此时却牙齿紧咬,紧攥的双手指节阵阵发?#20303;?/p>

风寒歌向前,伸手拍了拍沐寒逸的肩膀:“父皇和我在知晓你未能成为亲传弟子后,也同样是万分失落。你这些年的努力和渴望,父皇和我最为清楚,知道你?#27426;?#19981;好过,但天命如此,也只能接受。大界王历来选定亲传弟子都无比严?#31890;?#22905;既然选定云澈,说明他定然有着过人之处……就不要再多想了。”

“他的确有过人之处,我无法不承?#31232;?#21322;月?#26263;?#23447;主大会,他出尽风头,而我,却只能沦为踏脚石和笑话。”沐寒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?#32531;?#30446;?#30001;?#31354;,音调忽然缓了下来:“皇兄,你说若是云澈忽然在世界上消失了,那么,本该属于我的东西,会不会就此回来呢?”

缓慢无比的一句话,惊的风寒歌瞬间面如土色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他慌忙四顾,在确定无人才疾步向前,一?#28814;?#32039;沐寒逸的?#30452;郟?#24778;恐的道:“你疯了吗!?#21387;?#20320;……你想……”

“呵呵呵,”沐寒逸却是一声淡笑:“皇兄不要紧张,我只是随口一说。”

“什么随口一说!”风寒歌双目圆瞪,全身冷汗直下,他咬牙切齿道:“这种话是能随便乱说的吗!大界王可是有着通天彻地之能,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沐寒逸不紧不慢的把风寒歌抓在自己身上的?#30452;?#25343;开,无比平淡的笑道:“所以我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,也绝对不敢做皇?#20013;?#20013;所想的那件大逆不道的事。再说,云澈现在可是身在我们冰风,若有人要对他不利,我就算真有那样的想法,也只能拼了命挺身保护,否则若是在这里出了事,宗主一怒之下,不止你、我、父皇,怕是我们整个冰风?#23478;?#23436;?#21834;!?/p>

风寒歌定定的盯着沐寒逸,好一会儿后,心跳和呼吸才总算是缓和了下来,他重重的道:“我知道你没有这样的胆量,但你?#27426;?#26377;过这样的念想……今后,你连这样的念想都不能有,对云澈,要像对父皇一样敬重顺从——无论你有多么不甘!听到没有!”

“知道了。在这世?#24076;?#30343;兄最为了解我,?#27426;?#28165;楚我不可能是做得出那种事的人,放心好了。”沐寒逸面色坦然的道。

?#21834;?#39118;寒歌点了点头,?#29536;?#30495;正的放下心来。

“方才的话,就当全都没有说过。我去招待云澈,你在这里清醒清醒脑子,晚些再去吧。”

风寒歌用玄力散开全身的冷汗,重舒一口气,疾步离开。

脚步声快速远离,沐寒逸?#29536;?#36716;过身来,目视着风寒歌的背影在视线中完全消失,双目缓缓眯起,眸光变得如暗夜般阴森,口中发出冰冷的嘲弄:

“这就是为什么,你永远只能是个成不了大事的废物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书,已经更新到第1022章 暗夜獠牙,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节无弹窗及逆天邪神全?#33041;?#35835;,请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.书友QQ群:597298047
标题:第1022章 暗夜獠牙   地址:http://www.gtkpg.club/1154.html
征服者入侵怎么玩
甘肃11选5专家预测 快中彩中奖规律 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 11选5大玩家 双色球最准公式 qq走路赚钱是真的吗 山西十一选五任二遗漏 pc蛋蛋 股票配资论坛y贝得来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码走势图 北京快乐8预测网 上证指数月k线图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开奖 澳洲幸运10开奖网 大庆冠通棋牌游戏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软件